夜夜夜潇湘

宝鼎茶闲烟尚绿,幽窗棋罢指犹凉

被P大戳到的那些瞬间——《七爷》之赫连钊

似乎很久都没有静下心看什么小说了,原以为是进入了审美的倦怠期,现在看来还是没碰到能戳到心口朱砂痣的文吧。感谢priest,过了这么久突然又有了敲字的冲动。

七爷已看了大半,大庆飘摇死守皇城,很多涉及国家大义的东西,沉沉的压下来,这种沉重不是一个人的走投无路,而是整个民族的摇摇欲坠,让人喘不过气来。放下这些不说,现在码字其实是为了一个角色,一个其实并不重要的已经在这场权力追逐中退场的人——赫连钊。

好大喜功的大皇子,一文终了再过那么三两月,怕是都不会在记忆里留下一星半点的角色。和朋友说起对他的感慨,朋友回:“那是谁?”是啊,那是谁,刚愎自用野心勃勃拥兵自重的大皇子,有那么个游戏人间的爹,随便指一指皇位便归了三弟,怎能服气?七爷说,这么个人最爱的不过是别人讨好着求他办事,他享受那种被人依仗随他高兴打赏一二的感觉,虚荣,自大,胸无城府。这样的一个人,强征暴敛,残害忠良,一心谋反,临走都不忘离间太子和小王爷。可就是这样的一个人,敌军来袭的时候身先士卒冲在前锋,不要命的拿自己当靶子撑起全军的士气。小侯爷说:“殿下请后撤,万一有些闪失……”他却轻笑一声:“那便回去,向我的太子弟弟报喜去吧!”

我想,就是这么一句话,让我不写忍辱负重的太子,不写几世痴情的七爷,不写爱憎分明的小毒王,偏偏将久未动过的笔墨给了他。成功的作者,笔下一勾一划间就有血有肉。赫连钊此人,或许偏执狠戾,却终究没有失了一个皇子的底线——国若不在,权势何用?所以明知不可为而为之,明知不可胜而战之,征战沙场,主帅犹在,大旗不倒,他到底有着武将的风骨。

最后呢?四肢不全几无马革尸,徒留感叹——但是,我敬你,只为这最后一战。

评论

热度(5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