夜夜夜潇湘

宝鼎茶闲烟尚绿,幽窗棋罢指犹凉

九音:

愿你荣耀加身。

愿世界爱你永恒。
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叶神生日快乐!

新的一年也继续爱着你哟!❤

找一篇楼诚文,刑讯明楼

如题,找到删tag,大哥被万年虐心还是虐身容易些

被P大戳到的那些瞬间——《最后的守卫》

“如果我没有变成一个了不起的人呢?”“那我们就只好永远爱你了。”


       查克,寥寥几笔勾出一个少年哥哥的形象。看到这句的时候几乎哭出来,就像在外流浪多年的孩子突然看到回家的路。千年后,肖似查克的伽尔伸出双臂揽住不知所措的卡尔,“你总算是回家啦”。
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
“真遗憾,亲爱的,我不喜欢你啊”


       作为全文唯一以悲剧收场的一对cp,路易和艾美,一想起来就让人心口隐隐作痛。初读,不解,艾美为何这么说。再读,我想,这大概是艾美的执念。一次次靠近,一次次被推开,卑微到只敢将喜欢藏在调戏中,等那人匆匆逃开后,浓妆艳抹的脸上才一闪而逝悲伤。我尊敬路易喜欢路易,他刻板却不无趣,他严厉却不无情,只是对艾美他注定是辜负了的,最终艾美以生命为代价在他的心里牢牢刻下不可磨灭的痕迹。有人说,这份感情里路易更多的是歉疚,只是,歉疚会随时间淡去,爱呢?P大说,这荒谬、残酷、可笑又可悲的东西……就是人类的感情啊。
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
“圣殿被称为最后一道守卫,你知道那是什么意思么”“那意味着我们不能后退。无论是死是活,无论是断一条胳膊,还是断两条腿——哪怕死在战场变成了幽灵,都不能后退”


       很多时候,感动我们的,都是那些至死不渝的承诺。我最喜欢里奥的时候,在他坐在车里搂着虚脱的卡尔,不徐不疾的讲着有关圣殿的事情。而我最喜欢卡尔,在他们攀爬绝影山的途中,他告诉伽尔有关最后一道守卫的意义。活在安逸年代的战士,也许会去羡慕动荡年间的英雄气概,只是一将功成万骨枯,写入书本里的事迹哪里会去描摹流淌在泥沼中的鲜血。圣殿夺走了里奥的挚爱,抛弃了卡尔的信仰,可是最终时刻无论流浪何方,他们都会在最危险的时候归来,一如对着金章承诺的那样。


被P大戳到的那些瞬间——《七爷》之赫连钊

似乎很久都没有静下心看什么小说了,原以为是进入了审美的倦怠期,现在看来还是没碰到能戳到心口朱砂痣的文吧。感谢priest,过了这么久突然又有了敲字的冲动。

七爷已看了大半,大庆飘摇死守皇城,很多涉及国家大义的东西,沉沉的压下来,这种沉重不是一个人的走投无路,而是整个民族的摇摇欲坠,让人喘不过气来。放下这些不说,现在码字其实是为了一个角色,一个其实并不重要的已经在这场权力追逐中退场的人——赫连钊。

好大喜功的大皇子,一文终了再过那么三两月,怕是都不会在记忆里留下一星半点的角色。和朋友说起对他的感慨,朋友回:“那是谁?”是啊,那是谁,刚愎自用野心勃勃拥兵自重的大皇子,有那么个游戏人间的爹,随便指一指皇位便归了三弟,怎能服气?七爷说,这么个人最爱的不过是别人讨好着求他办事,他享受那种被人依仗随他高兴打赏一二的感觉,虚荣,自大,胸无城府。这样的一个人,强征暴敛,残害忠良,一心谋反,临走都不忘离间太子和小王爷。可就是这样的一个人,敌军来袭的时候身先士卒冲在前锋,不要命的拿自己当靶子撑起全军的士气。小侯爷说:“殿下请后撤,万一有些闪失……”他却轻笑一声:“那便回去,向我的太子弟弟报喜去吧!”

我想,就是这么一句话,让我不写忍辱负重的太子,不写几世痴情的七爷,不写爱憎分明的小毒王,偏偏将久未动过的笔墨给了他。成功的作者,笔下一勾一划间就有血有肉。赫连钊此人,或许偏执狠戾,却终究没有失了一个皇子的底线——国若不在,权势何用?所以明知不可为而为之,明知不可胜而战之,征战沙场,主帅犹在,大旗不倒,他到底有着武将的风骨。

最后呢?四肢不全几无马革尸,徒留感叹——但是,我敬你,只为这最后一战。

被P大戳到的那些瞬间——《镇魂》

有的时候,感情这种东西就像一块脆弱的玻璃,无论是哪一种感情,摔了就再也粘不住了,哪怕早就不在意……甚至是原谅。
所以一个人最好从一而终,要么自私到底,伤人无数也绝不后悔,要么就从一开始就好好珍惜。

这大约是最后一次有机会看校园的秋天,时光太美,突然就舍不得钻回自己那一方小天地。
还记得第一年来时,正是初秋,日日上课路过UC,看这株枫树自下而上慢慢燃成一簇火焰,美的那么惊心动魄。
两年,枫叶几度飘零,复又来年抽芽,而不变的,也只是这一年一年盛放的美景了。